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蘇武歸漢,他的匈奴妻兒去哪了?兒子被重金贖回,胡妻不知所終

時間:06-12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蘇武歸漢,他的匈奴妻兒去哪了?兒子被重金贖回,胡妻不知所終

蘇武歸漢時為何狠心地將妻兒丟棄在匈奴?他有不得已的苦衷。蘇武歸漢,他的匈奴妻兒去哪了?兒子被重金贖回,胡妻卻不知所終。

早在西漢甘露年間,就有個類似于日后唐太宗李世民的“凌煙閣二十四功臣”的光榮榜,那就是“麒麟閣十一功臣”榜。“麒麟閣十一功臣”是西漢時期霍光等十一位名臣的總稱,后世簡稱麒麟閣。麒麟閣坐落在未央宮中,因漢武帝元狩年間打獵獲得麒麟而命名。

“麒麟閣十一功臣”的榜單是西漢中興之主漢宣帝劉詢開列的,因匈奴歸降大漢,宣帝回憶往昔的有功之臣,乃令人畫十一名功臣圖像于麒麟閣以示紀念和表揚。

在“麒麟閣十一功臣”中,有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名字,曾經出使匈奴、持節不屈不降的漢武帝時的中郎將蘇武。蘇武因其北海(今貝加爾湖)牧羊十九年心不叛漢的氣節而為世人敬仰。那么,這十九年來,身陷漠北的蘇武是如何度過的呢?

漢武帝天漢元年(前100年),蘇武奉命以中郎將持節出使匈奴,但是,由于其副使的張勝參與了匈奴虞常和緱王等人的謀反事件,事敗后,張勝受刑不過投降了匈奴,而蘇武等人誓死不降,結果都被扣留。蘇武被流放到北海(今貝加爾湖)邊,匈奴人讓他放公羊,說等公羊生小羊才可歸漢。他的部下常惠等人,也分別流放到不同的地方,接受勞動改造。

蘇武雖然被發配到遙遠的北疆,但是,匈奴人敬佩蘇武的氣節,仍不斷派人去勸降,蘇武一直不為所動,默默地守著那群公羊,盼望著奇跡的發生。

蘇武被扣押后,漢將李陵因出擊匈奴兵敗被俘,開始時,李將軍也是誓死不降的。后來,由于漢武帝誤聽信李陵已降匈奴的謠言,夷其三族,斷了歸路的李陵最后投降了匈奴。得知李陵是蘇武的好朋友,匈奴單于派李陵前往北海慰問老朋友蘇武。李陵除了給蘇武帶來美酒佳肴外,還有許多家鄉的消息,但大多都不是好消息——

蘇武的母親前些年去世了,兩個弟弟也因為工作的失誤,受到皇上的批評而畏罪自殺了。尤其是匈奴扣押蘇武后,為了斷絕他的后路,將蘇武已死的謠言傳送到漢都長安,蘇武那苦守無望的妻子已改嫁他人(“子卿婦年少,聞已更嫁矣”)。家里只有他兩個妹妹,還有他的兒子蘇元,這幾年也不知道日子過得怎么樣。

匈奴人讓李陵告訴之些情況,其目的只有一個,讓蘇武斷了回家的念想,因為家已經快沒了。但是,蘇武依然不屈,家沒了,國還在啊,作為漢使,怎么可以屈膝投降匈奴呢?

流放的日子,苦還能忍受,最難挨的是寂寞,還有對家國親人的思念。現在,親人相繼離去,他的一顆心該有著怎樣的撕裂與疼痛,生活在幾千年后的我們,是難以體會的。后來的某一天,他邂逅了他生命中的第二個女人。

那是個謎一樣的女人,正史上沒有她的名字,她與蘇武是如何相識的,也無從記載,只知道她是個匈奴女子,在寒冷的漠北給予了他所需要的溫暖,并為他產下一子。而史官們對于蘇武這位妻子的記載只有一句“胡婦適產一子通國”而已。

公元前81年春,蘇武回到長安。《漢書·李廣蘇建傳》:“武留匈奴凡十九歲,始以強壯出,及還,須發盡白。”那時候,蘇武是不是還拿著他那被磨光了毛的、伴隨他放了十九年羊的漢節。但是,蘇武歸漢時,卻沒有帶上他在匈奴的妻兒,一根棍,就這樣高過了一個女人,一個匈奴的女人,一個給蘇武暖了十多年被窩的女人。

蘇武歸漢時,為何要狠心地拋妻棄子?原因至少有二。其一,蘇武未歸前,他的故事已傳遍朝野,持節十九年不改初衷的蘇武,已是全民學習與景仰的楷模,要是知道了他在北海牧羊期間還不忘娶妻生子,這是否會影響到他的英雄形象?所以,他寧愿忍痛割愛,丟下妻兒,也要繼續維護自己的英雄形象。

其二,因為他的妻兒是土生土長的匈奴人,依例是不能隨便被帶走的。因為,在生產力非常落后的封建時代,人口與土地一樣,都是國家的財富,是不能隨便予人的。比如,三國時間的劉備,他在沒有固定的根據地以前,每次逃亡,都不忘帶上自己治下的軍民,有人說他這是仁義,其實,他舍不下的,是這些給帶給他兵源與勞動力的“財富”。

要想從匈奴要人,可以,要么么出銀子,要么武力搶奪。比如,我們所熟悉的“文姬歸漢”,就是因為曹操實力強大后,出于對故人蔡邕的憐惜與懷念,“痛其無嗣”,乃遣使者以金璧將蔡文姬從匈奴贖回國中的。

再如,隋煬帝的皇后蕭氏,在楊廣身死國滅后,帶領幼孫和皇室諸女,輾轉于宇文化及、竇建德之處,跟隨義成公主前往東突厥。直到貞觀四年,李靖攻滅東突厥后,才“迎”蕭后回歸長安。這里的“迎”,靠的就是武力。

蘇武歸漢后,還沒風光到一年,昭帝始元七年(前80年),他就因為兒子蘇元參與謀反又跌進人生最低谷——他的兒子蘇元因謀反被斬,他也受牽邊被免官奪俸。

漢昭帝死后,漢宣帝劉詢即位。蘇武因為參與了擁立漢宣帝的政治行動,宣帝恢復了蘇武的工作,并受封關內侯,食邑三百戶。此時,蘇武已是六十六歲的垂垂老者。

重新出來工作的蘇武,衣食是無憂了,但是,孤苦的人生卻沒有盡頭。看著在身邊晃來晃去(因為蘇武年事已高,劉詢讓一周只來朝中上班一次)的老頭,劉詢不禁又動了憐憫之心,就問身邊的人:“蘇武在匈奴那么多年,就沒娶妻生子嗎?”

蘇武得知宣帝的詢問后,這才告訴漢宣帝,他以前在匈奴時,娶過匈奴老婆,還生了一個兒子,名字叫通國。漢宣帝聽說后,便讓使者給匈奴送去金銀、絲綢,將蘇通國贖了回來,蘇家的香火才得延續。

只是,那個曾經給予過蘇武溫暖與溫情的匈奴女人,卻被永遠地在留在了寒冷漠北,即使秋水望穿,也得不到一絲回應;她的故事也留在了歷史的最深處,生死難卜,歸宿未知。在那個被男人主宰的世界,一個女人的付出,就這樣被漠視,也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廣告

剑网3
香港保险业赚钱 辩论赚钱与梦想哪个重要 现在淘宝直播什么好赚钱 财神捕鱼放水规律 回收玻璃能赚钱吗 微乐广西麻将有挂吗 led广告牌生意赚钱吗 投资什么生意可以赚钱 成都麻将技巧顺口溜 花果茶能赚钱吗 媒体是不是越低俗越赚钱 四川麻将三人怎么打 91街机捕鱼游戏 贴假条赚钱 股市中赚钱的都是职业投资者 2017彩金捕鱼ol微信红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