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高力士七十歲被流放,留下一首五言詩,如今再讀仍讓人潸然淚下!

時間:06-13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高力士七十歲被流放,留下一首五言詩,如今再讀仍讓人潸然淚下!

公元七六年十月末,高力士被強行押往巫州。臨行前,他苦苦哀求,希望能與玄宗皇帝見上一面,李輔國派去的人斷然拒絕了這一點可憐的請求。巫州可謂唐王朝的“西伯利亞”。當時,那里的大部分地區尚未得到開發,充滿了能置人于死命的漳氣,各種各樣的疾病無時無刻不在威脅著外地的被流放者的健康。

到了巫州,高力士的身體一直不怎么好。他雖然一向號稱“百病不侵”,但畢竟已經是七十多歲的人了,何況此次遠行,遠離了他幾十年來很少離開過的玄宗皇帝,心情抑郁,根本沒有什么好情緒。當時的巫州,主要有兩種居民,一種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,另一種則是些被流放的“外來戶”。

在為數不少的“外來戶”中,只有一個人和高力士比較談得來。這個人姓柳,名芳,原來做過幾任小官,因為得罪了李輔國,故而也被貶謫于此。柳芳本人久聞高力士的大名,高力士獨居寂寞,兩人一見投緣,一天天地談論起開元、天寶年間宮廷中的一些逸聞趣事。這些趣事被柳芳一一地記錄下來,后來輯錄成一個冊子,書名叫《問高力士》,并沒有得到流傳,幸虧稍后于他們的宰相李德裕編撰了一本《次柳氏舊聞》,才多多少少地為我們保留了一些當年的歷史。

巫州當地的土著居民,還有地方官,可不像柳芳那樣尊敬高力士,人情冷暖,世態炎涼,原本就是如此。高力士卻頗有一番感慨。當時,丞州有一種菜名叫芥菜。這芥菜本是一年或二年生的草本植物,開黃色小花,果實細長。種子黃色,有辣味,磨成粉末,叫芥末,用做調味品。芥菜的變種很多,形態各異,按用途可分為葉用芥菜如雪里收紅;莖用芥菜,如榨菜;根用芥菜,如大頭菜,巫州的芥菜是一種葉用芥菜。

這種芥菜本來是很好吃的,但可惜當地的土著居民們根本不識貨。由芥菜想到了自己,高力士不由得觸物傷情,情不自禁,揮筆寫下了一首流傳至今的五言詠芥菜詩:

兩京作芹賣,五溪無人采。

夷夏雖不同,氣味終不改!

這首詩言近而旨遠,把芥菜比作芹菜,借詠芥菜而自況,說明自己不會因所居之地不同而改變自己對皇上(當然是太上皇)的忠誠。即使是哪些地方官不能理解(無人采),也毫不動搖。高力土不是職業文人,流傳下來的作品也就是這一首而已。盡管他有過這樣那樣的缺點,但他對玄宗皇帝的忠心卻至死不渝。如今在看到這首詩,聯想到高力士的心境,還是很容易讓人觸動的。

肅宗上元三年(762)四月,李隆基、李亭父子相繼逝世。剛剛登基的肅宗長子李豫當上了皇帝之后,宣布大赦天下。已經七十八歲高齡的高力士被“恩準”回長安,當他北返途中,經過湖南朗州市,碰上了一批剛從京城回來的客人,才知道他朝思暮想渴望一見的玄宗皇帝已經與世長辭,那位曾經尊稱他為“二兄”的肅宗皇帝也已晏駕,此時的他,頓時覺得這世上的一切真都如過眼云煙,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,一切的一切都不過如此。

?于是“北望號慟,嘔血而卒”。面對著遙遠的北方,號唃大哭,他是在哭自己的命運?還是在為再也不能見上一面的玄宗皇帝而哭?沒有人清楚。史書和當時人的記載中都只是簡單地告訴人們,高力士是嘔血而死的。這,也就夠了。

高力士亡故之后,唐代宗李像為了收買人心,也為了顯示自己的胸襟遠比乃父肅宗李亨寬廣,特意派人前往朗州致吊,并下詔書,特贈高力士為揚州大都督,恩準他陪葬在唐玄宗的陵墓——泰陵之側。高力士生前雖然沒能再見到李隆基,但死后卻能靠在玄宗皇帝的邊,這大概也是一種緣分吧!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推薦文章
廣告

剑网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