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憑著能抗揍,這個小強國家混成了南宋的“爺爺國”

時間:2019-06-13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憑著能抗揍,這個小強國家混成了南宋的“爺爺國”

編者按:在歷史上,國與國之間的關系,往往會出現許多有趣的關系。比如說在宋遼對峙時期的“兄弟之國”,宋金對峙時期,從最開始的“君臣之國”,變成了“叔侄之國”、“伯侄之國”。而有意思的時,在南宋自降輩分時,確讓東北亞另一個國家輩分大漲,那就是朝鮮半島的高麗。那么高麗和遼金這些北方游牧政權,究竟有著怎樣關系呢?

在金國建國之初,就和高麗達成了“兄弟之國”的關系,但是當時的金太祖完顏阿骨打,再給高麗的國書種,還是頗有幾分敬重的將金國與高麗之間的關系,稱之為:“自我祖考介在一方,謂契丹為大國,高麗為父母之邦,小心事之。”換句話說,就高麗的“輩分”不僅作為金國的兄弟之國在南宋之上,甚至拿出完顏阿骨打的這就話,都可以自稱和南宋是“爺孫之國”。

▲南宋在輩分上結結實實吃了一個大虧

不過高麗能在輩分上享此殊榮,自然并不是憑空得來的。雖然他們所自稱的“我國即高勾麗之舊也,故號高麗”,在民族成分上有沒有真的繼承高句麗并不好說,但是在國家來仇恨的這個問題上,兩者卻是真的非常相像。高麗從統一后三國之后,由于奉行北上擴張的策略,因此與遼國摩擦不斷,也因此遭到了包括遼、金兩代的多次敲打。后來更是被草原崛起的蒙古征服,并在元末遭到了紅巾軍的打擊。

▲高麗向著鴨綠江的北擴,讓他們幾乎拉滿了仇恨

不過與高句麗亡國滅種的悲劇遭遇不同的是,高麗雖然遭到了遼金兩代的多次捶打,但卻都堅強的挺過了這些游牧帝國的軍事打擊。甚至是到被蒙古征服,并在高麗建立征東行省后,高麗王室本身及其權力依舊得到了保留。因此在元朝衰落時,高麗迅速獨立,擺脫了蒙古的控制。那么這個偏距半島的國家,為何如此“抗揍”呢?

▲即使被蒙古征服后,高麗王室和他們的權力依然得到了極大的保留

就像我們之前經常說的,歷史的真相往往都隱藏在地理當中。高麗能夠表現得如此抗揍,其實本身,和半島的地形也有著很大的關系。翻看朝鮮半島的地形圖,給人最直接的感覺,就是山地,占據了這個半島的絕大多數。而平原部分,則多使集中在西部和南部的狹小地區,并且平原還往往遭到山地的切割。更為關鍵的是,在朝鮮半島北部,以及鴨綠江以西的大片土地,在當時還是屬于開發程度極低的地區。

▲朝鮮半島復雜的地形

對于軍隊的后勤保障,尤其是路上的后勤保障來說,面對如此瑣碎復雜的地形,以及由于開發程度較低,而缺乏通暢的道路,在近現代完備的后勤保障系統和技術誕生前,可以說都是災難性的。這不僅對遼、金的軍事擴張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,在之后對入朝的明軍,甚至是更后來的志愿軍,都帶來了極大的麻煩。也因此,無論是之前滅亡高句麗的唐軍,還是后來侵略朝鮮的豐臣秀吉,以及甲午戰爭時期的日軍,都更多的是依賴海上力量為在朝作戰的軍隊提供給養。但這對于像遼、金、元這樣典型的游牧帝國,海運無疑是非常難以實現的。

▲遼軍在朝鮮半島很難維持后勤給養的穩定供應

而且相對于之前的高句麗,新羅在戰略處境上,也要好許多。高句麗不僅在北面要面對中原王朝的打擊,而且在南邊還有來自新羅的挑戰。而且高句麗的首都平壤位于朝鮮半島北端,一旦中原軍隊跨過鴨綠江,那么雖然會面對后勤補給困難的情況,但是平壤依然在能忍受的距離范圍之內。而高麗不僅已經完成對整個朝鮮半島大部分地區的統合,使得遼金無力從南部著手,對其兩面夾擊,而且首都平京(今天朝鮮開城),更是在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。

▲遼軍在野戰中,其實完全可以碾壓高麗軍隊

不過開京也并非完全安全,比如說遼國和高麗之間的第二次遼國征高麗戰爭中,遼軍就一度攻入平京。除此之外,后來的蒙古,以及紅巾軍北伐高麗時,都曾攻入高麗的首都開京,但除了蒙古以外,即使準備充分的遼軍,在進入平京之后,也依然陷入了后勤不足,且孤軍深入,難以擴大戰果,甚至連防備高麗軍隊的反攻都極為困難。

▲元末占據開京的紅巾軍,就被高麗軍隊甕中捉鱉

除了地形的優勢之外,高麗軍隊本身的戰斗力和社會體系,也是非常重要的要素。作為后三國時代的統一者,雖然高麗成功的將半島大部分地區至于統治之下,但同時,高麗本身卻也繼承了半島地區的許多社會問題。就像波斯、阿富汗等許多地區,復雜的地形,往往會帶來的地方勢力和中央政府之間,極為復雜的關系。這種情況,從朝鮮半島前三國時代的高句麗、百濟、新羅時代就已經極其嚴重。

▲高麗佛畫中的武人形象,其鎧甲和當時東亞許多政權一樣,都極大保留了唐朝時期的特色。

高麗建立后,雖然也意識到地方勢力太強所可能帶來的一系列問題,因此開始采用“以文御武”的統治方略。不過與此同時,高麗的軍政制度,乃至鎧甲武器等等,都借鑒了唐代中后期的典章制度。尤其是唐代的節度使制度,也在高麗換皮上市。然而伴隨著遼國的軍事打擊,高麗的中央政府開始出現衰落和混亂,高麗的地方軍政勢力迅速崛起。其中最典型的,莫過于遼國第二次征高麗前,作為地方強大軍閥,負責鎮守北方重鎮鎬京(今平壤)的西北面都巡檢使康兆。他因卷入王室內斗,而干脆另立新君。這也直接成為了遼國第二次征討高麗的導火索。

▲高麗的軍政制度為高麗后來的武人集團的膨脹埋下了伏筆

雖然康兆后來戰死于與遼國之間的戰爭。但是這一起事件,卻成為了高麗政治發展的一個轉折點。因為自此之后,高麗王室和朝廷對于地方勢力的控制,開始逐漸日薄西山。不過這種對于地方勢力管理的松弛,雖然對于一個統一穩定國家來說,并不是什么好事,但是對于時刻面臨著北方巨大威脅的高麗來說,卻是另一個情況。

▲北方強大的游牧帝國時刻威脅著高麗的安全

對于當時高麗的地方勢力來說,從以往的經驗來看,北方的游牧帝國,想要完成對于整個半島的征服,可能性其實并不大。因此,如何從這些強敵的入侵中,更好的保存勢力,并且借助戰功,提升自己在高麗王朝政治中的地位,才是最關鍵的事情。這也就解釋了,為什么即使是高麗在和遼國的戰爭中,表現得劣勢極大,但是地方的軍閥們,卻也依然對高麗朝廷表現出了極大的“忠誠”,以及高亢的戰斗意志。這種桀驁不馴的地方勢力,再借助本身朝鮮半島的地形對于防御的優勢,都讓高麗的抗揍本領極為驚人。

▲高麗武人集團們的慣性思維,使得他們在面對后來的蒙古大軍中,也采用了“硬剛”的策略,最終讓高麗的武人政治毀滅,并使得各地武人勢力遭受重創。

總的來說,相對于之后的李氏朝鮮,高麗雖然在中期出現了武人當政的情況,但在朝鮮半島的歷史上,卻也絕對算得上是“武德充沛”的時代。而伴隨著后期有一個新的武人集團代表李成桂的崛起,朝鮮半島的歷史,也就此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。

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。主編原廓、作者靜默之鸮,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廣告

剑网3
上海11选5秘诀 北京赛车pk1一天300 篮球竞彩网分析 35选7全国有几个省市在玩 陕西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威力财配资 今日股票大盘趋势 qq麻将外挂 六合秒秒-立即注册 上海快3开奖记录 怎样买平特肖稳定一点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下载 5分彩定位胆骗局 北京快三玩法 有最好的五不中公式吗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