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隋煬帝楊廣,因為推行科舉,打擊門閥,才輸掉一個強大帝國?

時間:08-31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隋煬帝楊廣,因為推行科舉,打擊門閥,才輸掉一個強大帝國?

近年來,時常有人為隋煬帝楊廣平反,甚至認為,他文武全才,雄圖大略,只因為完善科舉制,打擊關隴集團,而被門閥士族反攻倒算,導致亡國,甚至因此才被李淵李世民父子在史書上丑化,淪為昏君暴君。

然而,這種觀點只是“網絡歷史學家”的經典發明之一。

隋煬帝:楊廣

在兩晉南北朝的幾百年里,那些高門大姓的世家大族,因為壟斷了國家絕大部分的知識、人才、財政、國計民生,因此,不論各個胡漢王朝怎樣如走馬燈般更迭,卻能代代保持榮華富貴、常有功臣名人,始終占據帝國最高的政治地位。

關東士族(郡姓)如王、崔、盧、李、鄭;關中士族(郡姓)如韋、裴、柳、薛、楊、杜;漢化鮮卑大姓(虜姓)如元、長孫、宇文、于、陸、源、竇;江南過江士族(僑姓)如王、謝、袁、蕭;江南本地士族(吳姓)如朱、張、顧、陸……

同樣,無數雄才大略的英主明君,同時也都在窮盡心智,不斷采取舉措打擊和制衡士族門閥,和他們爭搶政權、稅賦、人口。

隋文帝楊堅罷鄉舉,廢止中正官,開創科舉制,其子楊廣又始建進士科,力圖從世家大族手中完全奪回選官人事權,高門士族對此確實極為不滿,竟稱此舉導致了「士無鄉里,里無衣冠,人無廉恥,士族亂而庶人僭矣」,因此「政煩于上,人亂于下」,所以導致了隋朝滅亡。

【隋承其弊,不知其所以弊,乃反古道,罷鄉舉,離地著,尊執事之吏。於是乎士無鄉里,里無衣冠,人無廉恥,士族亂而庶人僭矣。隋氏官人,以吏道治天下,人之行不本鄉黨,政煩於上,人亂於下,故亡。】——柳芳《氏族志》

然而,華夏之天下,從來并非一家一姓之天下,并非當真為哪姓皇帝私有之物。即使皇帝,從來也都是帝國精英階層推選出來的代言人,東漢之世家、魏晉之士族、隋唐之門閥、宋明之士大夫,至滿清八旗,某種意義是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。

所以,門閥士族們忠于家族利益而高于忠于國家利益,原是理所當然,需知此時的皇族本身同樣也是門閥,而且就因為是一時最大最強的門閥,才得以掌控國家政權,所以其身為皇帝,同樣是把自己一家一姓的私利放在首位,而從來不會是什么百姓與國家。

楊堅之所以能在短短九個月時間內,就摧毀北周宇文氏皇族的反抗,成功建立隋王朝,甚至于被后世史家嘆為“自古得天下之易,無過于楊堅者”,正因為他本身就是西魏和北周政權真正主人關隴集團的重要成員,在宇文氏歷經昏暴之君周宣帝、幼弱之主周靜帝后,被關隴集團選定為新的代言人。

隋高祖文皇帝:楊堅

諸如關東世族大家,崔盧王鄭這些五姓大族,江南顧氏陸氏等吳姓大族,和與隋王朝起家的關隴門閥集團,也就是楊堅李淵于謹李密們,根本就不算是一路人。與之相反,其立場甚至是彼此對立,利益嚴重沖突的。前者是魏晉以來傳承數百年的老牌貴族,后者是一群憑著軍功起家投資成功,崛起不過數百年的暴發戶。

因此,原本作為一個合格皇帝,對此類政治局面正常的手法,就該是拉一派打一派,讓士族們彼此爭斗,相互制衡,從他們爭斗的間隙中,更進一步提拔自己賞識的寒門子弟,也正是之前的楊堅、之后的李淵李世民父子,一直到武則天所做的那樣。

門閥從來不是只知損人不利己的怪獸。

當楊廣不惜民力,急于求成,指揮失策,喪師辱國,三十萬府軍精兵命喪東征,國內民怨沸騰再難壓制,草根百姓不堪踐踏揭竿而起,聲討其罪狀“罄竹難書”。這種天下大亂暴民蜂涌,帝國秩序蕩然無存的情形,于門閥而言正是最可怕的地獄場景,所以才會在楊廣不可能收拾局面的時候拋棄了他,去轉而選擇新的代言人。

李淵招募3萬人馬,從太原起兵到攻克長安,全據關中河東這樣的天下要沖,只用了4個月時間,又過了半年便正式稱帝,巴蜀地區跟著不戰而降,不但占據關中形勝之勢俯瞰天下,所據地盤的府兵份額(即戰爭動員力)占當時天下三分之一強,歷代王朝筑基之速無過于此。

唐高祖神堯皇帝:李淵

這當然不是因為李淵本身能力強過了劉邦朱元璋,而是因為他作為關隴集團的重要成員,成為建立了西魏-北周-隋-唐四代王朝之關隴集團的新代理人。

因此,李淵在進軍時一路招降納叛,一路不停濫賞,幾乎見人就發“世襲國公”的帽子,全盤承認關隴集團和關中世家的權力與利益,因此得到他們一致支持。大伙兒共建新朝,集體拋棄了躲到江南看瓊花的楊廣。

李淵雖然是打敗隋軍了奪取的長安,但李唐之天下,與其說是取自楊廣,不如說是取自天下崩亂時的各路諸侯,群雄逐鹿,勝者為王,和生命最后時刻在江都(揚州)醉生夢死的楊廣,已經關系不大了。

所以,一度頗為流行的“門閥亡隋說”,相當程度上是為楊廣的失政推卸責任。在當時,和門閥士族們斗爭中合作、合作中斗爭,正是任何一個理性統治者的選擇,即使無數雄才大略的英主明君,亦難例外。舍此之外,即便是有神人能開無雙外掛將現有門閥全殺光了,難道那些寒族官僚便不會籍此填補空缺,進而成為新門閥么? 參見從漢到隋,多少世家大族沒落,又有多少新晉士族崛起。

唐高祖李淵依靠拋棄了楊廣的關隴門閥支持,建立唐朝后,雖做出形式上的退讓,依北周、北齊舊制,每州置大中正一人,但僅是名譽職務,和魏晉舊制大不相同,用人實權仍在吏部。

唐太宗李世民政變奪位后,一邊大量提拔重用了房玄齡、魏征、馬周等關東寒士,讓他們進入為中樞重臣,與高門士族相制衡,

另一邊則修《氏族志》,下令改以唐朝此時的官位高下,分為九等。重新確定士族門第,貶低崔盧王謝等山東和僑姓舊族,抬高關隴集團依托的關中士族和代北虜族,又將諸多建唐功臣和寒門大臣的門第也抬高進士族之列,最后確定天下士族二百九十三姓,一千六百五十一家。

等于是以李唐皇室和關隴門閥為核心,同時包容建唐功臣、南北士族、各地寒士,以新的官職品級排定次序,扶植了一個全新士族集團,來取代繁衍三百余年的魏晉南北朝舊士族。

同時李世民繼續堅持推廣和完善科舉制,人才來源也涵蓋于全國。所以當李世民看到新科進士們從端門列隊而出,因此便留下了「天下英才盡入吾彀中」的自得。

唐太宗文武大圣皇帝:李世民

唐高宗李治即位后,先廢殺皇后王氏,淑妃蕭氏,又誅殺國舅長孫無忌,關東士族代表太原王氏、南方士族代表蘭陵蕭氏、關隴門閥代表長孫氏,皆遭重創。

李治死后,皇后武則天取代唐王朝稱帝,更以鐵血與尸骨鋪路銳意革新。她殘酷打擊以士族門閥和功臣集團為代表的各方政敵,株連甚廣,并限制奴婢數量、保障奴婢人身、打擊豪強地主,進而消滅了士族集團的部曲佃客制

武則天又發展和完善科舉制度,創立殿試,首開武舉,推重進士科,大量增加科舉入仕名額,同時廣開仕途,濫賞勛階,大量提拔寒門小吏進入官場,身居高位,參決政事。

武周皇帝:武則天

隨著唐朝中后期雕版印刷術的普及,才讓世家大族壟斷知識和人才變得困難。同時黃巢起義和五代兵亂又徹底摧毀了士族賴以生存的經濟根基,即大地主莊田制,在那以后,到了宋朝,科舉士大夫官僚在朝堂一家獨大,士族和門閥終于成為徹底歷史名詞。

從這段漫長的歷史,可以看到,努力完善科舉制之外,更要加上普及印刷術,打破門閥與士族對知識的壟斷,并努力削奪其經濟基礎,才是真正終結門閥政治的大殺器。

宋朝能真正解決門閥士族這一持續數百年棘手難題,之后朱元璋更能盡殺功臣一家吃獨食,有唐朝三百年推廣科舉制的過渡,有黃巢與五代兵亂對門閥士族經濟基礎的徹底摧毀, 而絕不是楊堅、李世民在政治上就不如趙匡胤、朱元璋了。

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,妄想一蹴而就,行事和理念過于超前,領先時代幾百年的人,有許多都變成了歷史上的瘋子與失敗者,只能為真正王者驅。

也只有大約受了明清時代“君主臣奴”理論影響的人,才會覺得「凡是不對皇帝唯命是從、凡是將家族利益看得比皇帝利益還重的大臣,全都該死」,恨不得把在隋朝時,也能大開無雙外掛,將門閥們頃刻間一掃而光。

這些人一邊憎恨著世家門閥和官僚士大夫,一邊又將歷史上的那些楊皇帝、李皇帝、趙皇帝、朱皇帝們看做國家和百姓的利益代表,【以皇帝之是為是,以皇帝之非為非】,基于如此思想來論史,豈不更加可笑?

很大程度上,今時中文網絡中,“良青歷”(有良心青年歷史發明家)們,對楊廣這個剛愎自用、好大喜功、功敗垂成的君主,寄予無限同情,并做種種美化其暴政舉措、推卸其亡國責任的歷史發明,即源于此,以至于出現了荒唐之極的「楊廣故意打輸東征高句麗之戰、故意損兵折將,只為削弱門閥軍力」一說。

豈不知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”, 如果楊廣的真實目的,真的是想借東征去打垮各家門閥,好讓自己一家吃獨食,甚至不惜拿軍國大事和幾十萬將士的生命來當籌碼,那他被門閥士族們聯合起來推翻掉,真是再正確也沒有了。

好在從目前史料上看,也絲毫看不出楊廣有類似的跡象,他一直到生命終點時,信任的其實同樣是一幫門閥大族出身的親信官員們。 畢竟一個雖然晚節不保,但也替華夏民族首次開拓了青海高原、留下了大運河的大有作為君主,其政治水準無論如何,也肯定比今天的“良青歷”們高明得多,一笑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推薦文章
廣告

剑网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