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這個國王統一東南亞的野心,被唐朝最后的名將終結

時間:08-31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這個國王統一東南亞的野心,被唐朝最后的名將終結

眾所周知,《仙劍奇俠傳》女主角趙靈兒出生于南詔國王室

這個唐朝時崛起于云南的政權,在真實歷史中雖然沒有強大的巫術,但確實是一個窮兵黷武,無歲不戰的強大奴隸制國家。

南詔國曾經擊敗大唐, 在“天寶戰爭”的兩場大戰,殲滅了唐軍十三萬人;又出兵大破吐蕃, 一戰令吐蕃國王敗死軍中,又一戰俘虜其五名親王和士卒十萬人; 兩屠交趾(越南),殺戮當地軍民超過十五萬;多次出兵,進攻四川、廣西地區,一度攻克成都,還曾打垮驃國(緬甸),大破獅子國(斯里蘭卡),稱霸中南半島。

南詔(大禮) 最大版圖:( 驃國等為其附屬國)

大唐王朝和吐蕃帝國的爭霸戰爭,也正是南詔這個決定因素的選擇,背棄吐蕃而加入唐朝陣營,作為天平上的重要砝碼,決定了這場持續超過兩百年戰爭的最終成敗。

當吐蕃帝國在唐軍和南詔軍的打擊下,內亂不止,徹底土崩瓦解,再無復興可能后,南詔國洞悉唐朝江河日下的國勢,同樣野心滋生,累次背盟,興兵反唐。

公元829年,南詔軍突襲唐朝,乘虛攻陷成都西城,大掠城中珍貨、工匠和百姓數萬人,揚長而去。公元832年, 南詔軍隊大敗統治緬甸地區的驃國,令其臣屬。公元858年,獅子國(斯里蘭卡)跨海遠征緬甸,驃國向宗主國南詔求救、南詔軍由大將段宗榜(大理段氏的先祖)率領,全殲了獅子國軍隊,盡收其旗幟、金鼓、兵杖。驃國以金佛酬謝南詔。

公元859年,南詔王世隆即位后,改國號為“大禮”,叛唐自立,在南詔歷史上首次自稱皇帝,年號“景莊”。

這位“景莊皇帝世隆”,就和《仙劍》故事的拜月教主一樣野心勃勃,他意欲北取巴蜀,南奪中南半島,并同時打通通往印度洋、泰國灣和南中國海的三個出海口,實現稱霸東南亞的夢想,并開始了他“兩陷安南、四犯西川,一入黔中”的大規模攻勢,多次出兵侵擾四川、廣西、貴州地區, 大量掠奪漢人為奴。

同年,南詔軍攻入貴州的播州,公元860年,南詔軍奪取交趾,唐朝安南都護蔡襲舉家殉城。

公元864年,晚唐名將高駢臨危受命,就任安南都護。高駢練兵于海門(今廣西合浦),經過一年籌備,隨后率五千部眾深入峰州,就地取糧,隨后開始反攻,屢敗南詔軍,迫使敵將李溠龍率萬人投降,兵圍交趾。

唐朝渤海郡王: 高駢

公元866年,唐軍收復交趾,全殲南詔守軍,南詔安南軍主帥段酋遷,及其部屬三萬余人被斬首,歸附南詔的當地土蠻部族也被高駢所部唐軍擊破,降伏部眾達一萬七千余人。唐軍取得安南戰役的最后勝利。

世隆不甘失敗,整頓軍務,籌集糧草,于公元869年,親率五萬大軍,侵攻西川多個城池,再次殺到成都城下。唐軍守軍頑強抵抗,苦戰三日,斬首南詔軍二千人,迫其退軍。世隆為泄其憤,喪心病狂地將俘虜的漢人百姓盡數割去耳鼻,以至于戰后,當地居民中刻木為耳鼻的竟十中有八。以后,南詔軍又屢攻西川,進逼成都。

公元870年,唐朝東川節度使顏慶復,調集劍南兩川及博野、忠武等藩鎮兵馬,與南詔王世隆率領的步騎數萬人,在新都開始主力會戰。博野軍曾元裕部先勝,斬首二千余級;忠武軍宋威部再勝,斬首五千余級,南詔軍退屯星宿山。鳳翔、山南等藩鎮兵馬來援后,唐軍在毘橋、沱江等戰役連戰連捷,世隆丟盔棄甲,率殘部狼狽南撤。

公元873年,世隆率南詔大軍再次北上,唐將黃景復在大渡河畔,乘敵半渡而擊,斬首二千余級,但終因寡不敵眾,唐軍潰散。唐朝急調高駢移鎮西川。在交趾戰役吃盡苦頭的南詔軍,聞高駢之名而南撤。

高駢率步騎5000人追亡逐北,在大渡河畔大破南詔軍,殺傷斬獲甚眾,生擒其部族酋長數十人,盡數送回成都斬首,連世隆的直屬御林軍“朱弩苴佉”也被唐軍擊潰。世隆慘敗后,自覺無顏回國,情急之下一怒要跳河自殺,被部將救下。

高駢傳書世隆,勒令其恢復對唐朝的臣從關系。大唐兵威之下,世隆急忙送質子入朝,誓約再不反唐,以為緩兵之計。高駢上奏朝廷,要求統率西川及天平、昭義、義成等鎮六萬大軍南下,將南詔一舉滅國,無奈昏聵的唐僖宗不許。

高駢遂在南詔每次進軍的要道上,修復關隘城柵,興筑要塞,修筑戎州馬湖、沐源川、大渡河三城,列屯拒險,分兵把守,杜絕了南詔軍從此再犯的可能。

公元877年,世隆率軍攻略黎、雅二州,再遭大敗,兵敗憤恨而死,年僅35歲。

南詔在安南和西川兩場戰役的慘敗,不止是奪取交趾而獲得南海出海口,奪取西川和中原鼎立的夢想,相繼破滅,不止是前后被唐軍俘虜、斬殺超過10萬兵士,對這個只有百萬人口的小國,無異于滅頂之災,更因人力物力折損慘重,百年積蓄的國力一朝盡喪,最后窘迫到了15歲以下的幼童被迫從軍,國內完全依靠婦女耕種的地步,不得不向唐朝屈詞請和,從此再難為患。

野心勃勃、東征北討,意圖要成就一番文治武功的少年英主世隆,因不幸遭遇了晚唐名將高駢這個生平克星,兵敗困窘,英年早逝,也讓南詔國失去了臥薪嘗膽,崛起復興的可能,逐漸走向衰亡。

這也導致在此前的歷次戰爭勝利中,獲得了豐厚戰爭紅利的各家南詔貴族嚴重不滿,王室大權旁落。最后,公元902年,終于由漢人大臣鄭買嗣奪取其政權,并將南詔王族八百余人,盡數斬殺,毀其王陵,剖棺戳尸。

這樣慘烈的結局,對百年之前“天寶戰爭”慘死于大渡河畔的十幾萬唐軍南征將士而言,對交趾陷落時慘死在南詔軍屠刀下的十五萬唐朝軍民而言,對被南詔王下令割去耳鼻、終身殘疾的無數成都百姓而言,對四川、廣西、貴州地區無數在南詔軍的侵攻中被擄去為奴,慘死于路途中、或在無休止的勞作中勞累而死的幾萬、幾十萬漢人工匠和百姓而言,都不能不說是為——天道好還!

國雖大,忘戰必危、好戰必亡,何況是區區小國,定要橫挑強鄰呢? 南詔的起兵反唐,最終成就大唐帝國一抹輝煌的落日余暉。

漫漫數千年中華史,阿骨打、鐵木真和努爾哈赤這些寥寥無幾的幸運兒的背后,同樣亦有無數個如南詔王世隆一般壯志未酬的邊疆胡族領袖,徒然空負大志,徒然用白骨和鮮血堆起尸山血海,最終卻只能落得個畫餅江山、亡國滅族的結局!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推薦文章
廣告

剑网3